2022男子團體網絡挑戰賽隊伍大盤點 廣東隊實力呈斷崖式下跌!

3月26日即將開始的“2022年全國象棋男子團體網絡挑戰賽”,實際上是象甲聯賽之前的一次網絡熱身賽,通過參賽名單,我們可以對今年象甲各隊的人員組成一窺端倪: ★ 四川隊:少了汪特,來了鄭惟桐(鄭惟桐、孟辰缺席本次熱身賽),實力略升。 ★ 河南隊:少了曹岩磊,來了汪特大,實力略升。 ★ 廣東隊:四名隊員全部更換,呂欽、許銀川退役,鄭惟桐回四川,許國義去深圳二隊,新廣東隊由四名年輕隊員組成:黃光穎、李禹、莫梓健、郭中基,其中僅黃光穎是象棋大師,實力呈斷崖式下跌。 ★ 浙江隊:基本無變化。 ★ 廈門隊:少了張學潮,來了劉子健,實力略降。 ★ 京冀隊:少了陸偉韜,來了申鵬、孟繁睿,此外趙殿宇尚在談轉會杭州隊事宜,實力基本持平。 ★ 深圳隊:少了劉明、張彬、黃海林,來了曹岩磊、李翰林、張學潮,實力大大提升。 ★ 江蘇隊:來了陳柳剛,實力略有提升。 ★ 杭州隊:少了申鵬、劉子健,來了陸偉韜,另正與趙殿宇談轉會事宜,實力基本持平。 ★ 上海隊:基本無變化。 就牌面實力而言,深圳隊2、3、4台都換成了實力悍將,總體戰鬥力大大提升,今年無疑將是冠軍熱門;四川、河南雖然只換了1人,但卻是核心隊員,兩隊應該說也有一定程度的加強;江蘇隊引進陳柳剛,但卻非核心隊員,作用恐怕有限;備受關注的王天一所在的杭州隊,今年並無重要引援,不出意外成績仍是中下游;最讓人感嘅的是廣東隊,昔日象甲霸主淪為降級大熱門,令人唏噓不已,也無比懷念當年的那支無敵之師。

象甲男團大練兵 觀眾絕對不能錯過的三大看點

盼望著,盼望著,春天來了,象棋開啟新賽季的腳步近了。 3月26日,2022年全國象棋男子團體網路挑戰賽將在“天天象棋“APP開枰。 上賽季象甲聯賽排名前十的隊伍烽火再聚,為新賽季提前練兵。 本次賽事將全程網路直播,主播陣容空前強大,由象棋特級大師領銜,旨在為全民獻上一場公益象棋盛宴。  本次賽事由國家體育總局棋牌運動管理中心、中國象棋協會主辦,北京中體明星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承辦,賽事為期6天,將持續至3月31日。 比賽專案為男子團體賽,採用天天象棋網路規則。 慢棋每方基本用時20分鐘,每走一步加5秒;超快棋每方基本用時5分鐘,每走一步加3秒;附加賽為紅方基本用時6分鐘, 黑方基本用時4分鐘,每走一步加3秒。 比賽採用淘汰制,按照2021年象甲聯賽名次定位,名次列前者為主隊。 每場每隊上場4名隊員,每次上場2人。 每台比賽均為1局制,勝方記2分,平局記1分,負方記0分,比賽按每隊4台得分之和記分,先得5 分的隊伍晉級。 局分打平則由加賽棋手進行超快棋,勝者晉級;如果和棋,則進行附加賽,由超快棋黑方選擇先後走,和棋黑勝。 根據本次賽事秩序表,上賽季象甲聯賽排名前六的成都隊、河南隊、廣東隊、浙江隊、廈門隊、京冀聯隊直接進入第二天的八進四淘汰賽,深圳、江蘇、杭州、上海四支隊伍則要參加首日的資格賽,獲勝的兩隊晉級。 3月26日13:00江蘇、杭州兩強對話,18:30深圳、上海楚漢爭霸。 2022年全國象棋男子團體網路挑戰賽 秩序表   全新廣東隊 四小將擔大旗 本次團體網路挑戰賽實際上相當於2022年象甲聯賽季前賽,棋迷們最關心的無疑是各隊伍的參賽陣容。 奪得象甲三連冠的四川成都隊沒有派出全主力陣容,由上賽季象甲季後賽MVP趙攀偉領銜,外加許文章、楊輝、閔仁三人。 值得一提的是,小將閔仁今年只有13歲,是繼鄭惟桐、許文章后,四川又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 期待小少年能在本次比賽中帶來精彩表現。 昔日豪門廣東隊也不見往年的星光璀璨,本次賽事只派出黃光穎、李禹、莫梓健、郭中基四位年輕力量參賽,旨在鍛煉新人早日接過隊伍大旗。 大河南榮升熱門 上賽季象甲聯賽,河南隊歷史性地獲得亞軍,成為最強黑馬,這也吸引原四川成都隊主力汪洋強勢加盟,人氣頗高的”棄子大師”曹岩磊轉會去了深圳。 深圳弈川象棋俱樂部 曹岩磊 兩支隊伍都有不同程度的”換血”,從賬面實力來看都有所加強。 本次團體網路挑戰賽,河南隊黨斐、汪洋、趙金成、武俊強、何文哲全主力參賽。 深圳弈川象棋俱樂部也是全主力陣容,洪智、曹岩磊、李少庚、李翰林、張學潮,兩名特級大師加上三名實力大師,今年的深圳不容小覷! 王天一任杭州新教頭 此外,中國棋院杭州分院和威凱金環京冀聯隊迎來主力互換,陸偉韜去了杭州,申鵬去了京冀。 值得一提的是,等級分第一人王天一不再只是杭州隊的核心隊員,他還多了一層教練身份。 本次賽事,將是王天一成為“王教練“后率隊出征的首場比賽。 京冀聯隊仍舊由蔣川領銜,14歲的「小魔童」孟繁睿也在參賽名單中,他和13歲閔仁的較量,將成為本次賽事的一大看點。 中國棋院杭州分院 王天一 另外的浙江、廈門、江蘇、上海四隊也有部分人員調整,但大體上沿用上賽季陣容。 四隊的主力全員出擊本次團體網路挑戰賽,提前練兵以找到比賽手感。  今年是中國象棋協會成立六十周年,為了更好的滿足廣大象棋愛好者在特殊時期的觀賽需求,本次團體網路挑戰賽將在快手APP及天天象棋、視頻號天天象棋官號、快手天天象棋官號全程直播,邀請特級大師陳幸琳,象棋大師趙瑋、時鳳蘭、 吳可欣擔任比賽主播。

香江棋王曾益謙 七十年的坎坷歧途

曾益謙,廣東中山人,生於1927年。他的父親是華南棋壇極負盛名曾展鴻先生,與時人黃松軒、鍾珍並稱「粵東三鳳」。二三十年代,棋人一般多生活困苦,而曾展鴻卻是例外的一位,他因經商關係奔波各地,策划過多次大型賽事,對棋壇的貢獻功不可沒。曾益謙受父親薰陶,自幼即負盛名,頗為棋界前輩黃松軒、盧輝、鍾珍等人賞識,許為傑出俊才。1946年他參加廣州公開棋賽取得冠軍,後代表廣州出席穗澳埠際棋賽,擊敗澳門棋王梁兆發、吳文英,1948年到香港又獲香港公開棋賽冠軍。1949年香港南華體育會舉辦穗港澳三角埠際象棋賽,他代表香港戰和「四大天王」之一的盧輝,擊敗目空一切、自視甚高的袁天成,1950年上海名手何順安訪港也為其連敗二局,短短數年囊括穗、港兩地冠軍,屢克強敵,自此名聞弈林。 為了更好的提高棋藝,1953年曾益謙挾技漫遊國內,遍會南北英雄,戰績斐然。在上海與「七省棋王」董文淵交鋒時,又兩戰兩勝,令內地諸侯刮目相看。這次闖蕩值得一提的是,在武漢結識了年少的李義庭。在李義庭心目中,曾益謙是比「華南神龍」陳松順還要厲害的人物,曾坐客李家饒二先與其對弈四局,知李前途無量,囑李父悉心栽培,後李果於1958年奪得全國冠軍,足見曾慧眼識英雄。 1954年轟動棋界的穗港棋王大戰爆發,廣州代表是蜚聲棋壇、無人不曉的老一代「羊城雙霸」楊官麟和陳松順。香港代表則是曾益謙與黎子健。黎子健是曾展鴻的得意弟子,1930年參加全港公開賽,時年19歲的他便以輝煌戰績奪取冠軍;1954年初,黎子健與李志海代表香港出席港澳埠際棋賽,後又於同年參加香港澳門棋王邀請賽連場告捷,以個人最高分奪得香港冠軍,因未嘗一敗而備受讚譽。穗港棋王賽在廣州文化公園舉行,場內懸掛巨型棋盤演繹著法,兩旁大樹裝設巨型喇叭,每晚觀者擠滿整個公園,可謂萬人空巷。廣州廣播電台亦破天荒現場直播,使得未能臨場觀戰的兩地棋迷,每晚圍坐收音機旁收聽這一棋壇盛事。穗港棋戰要求每位棋手與對方每人分先對弈六局,全部賽程共二十四局。整個賽程高潮起伏,雙方交替領先,接近結束時,香港隊積分一度超出,令廣州棋界大為震驚,最後雖然小勝客隊,也不禁出了一把冷汗。其中曾益謙一勝一負四平斗和「魔叔」楊官麟,棋藝為棋迷津津樂道,但曾以未能一敗心目中頭號勁敵引為終生憾事。 就在此時香港棋壇出現了一位日後紅遍香江的曹悅強。曹悅強在香港順德聯誼會舉辦的全港公開象棋賽和國弈會(香港象棋總會前身)舉辦的全港公開賽十屆循環大決賽中蟬聯兩屆冠軍,打破了香港棋手的原有紀錄。為效法港穗棋戰,當時由國弈會賽務組蘇天雄、黎子健、簡文孝、李志海提出,分成東、西兩隊作二十四局全港四大棋王對抗賽,由時下香江四大天王級選手曹悅強、曾益謙、梁慶全、何醒武參加。曹悅強與梁慶全二人交情甚篤組成東隊。綽號「澤叔」的梁慶全於1948年來港獲全港單人賽季軍,繼而在1953年獲荔園棋霸爭雄賽冠軍,60年代主持九龍啟德遊樂場閉目象棋擂台幾十餘年,直至遊樂場結業,歷時之久敢說前無古人鮮有來者。而與曾益謙拍檔的何醒武,幼年也有神童之稱,真的無巧不成書。何醒武與梁慶全兩人均於1935年獲得過兒童公開賽亞軍,可謂輝映成趣。綽號「御貓」的何醒武為1952年全港公開賽冠軍,1954年全港公開賽亞軍。四王賽曾益謙以二勝二負二和與曹悅強戰成平手,與梁慶全六局成和,真是旗鼓相當。最終梁慶全取得首次四王賽冠軍,其後第二次四王賽曹悅強奪標。但這一年稍後的香港企業商會舉辦「時來杯」全港象棋賽上,曾益謙以長勝之勢奪得冠軍,這些都在香港棋壇留下光輝的一頁。 1956年台灣長風象棋隊訪港,那時台灣棋風大盛,職業象棋蓬勃一時,因少與外界交流便給人蒙上一幅神秘的面紗。台隊擁有號稱「白也無敵」的白錦祥,「南吳北廖」之稱的吳莫榮、廖天賜,全台冠軍江培生及名手李天華,林伯昂(文超),賴光樞。香港雖人才濟濟,卻也不敢輕敵,經反覆考慮,派出曾益謙、蘇天雄、李志海、黎子健、簡文孝五人迎戰。曾益謙一開始即過關斬將勢如破竹,最後雖負於替補上陣的賴光樞,但仍以全場最高分取得個人冠軍。 1957年曾益謙與黎子健代表文大聯隊角逐全港公開團體象棋賽奪得冠軍,是年穗港棋界熱心人士有感前番穗港棋戰的轟動,籌劃更大規模的賽事,但因曹悅強赴美,以阮雄輝替補主力,導致港隊大敗。曾益謙這次表現也較上次遜色許多,回港後不過數月突患重病入院治療,臥床月余,出院適逢廣州棋賽開鑼在即,儘管身體十分虛弱,但他依然不理親友勸告隻身赴穗,心中只有一個希望,那就是擊敗當時「天下第一」的楊官麟捧杯回港。但事與願違,再為楊官麟所敗,屈居亞軍,這使他產生「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嘆。而在香港棋人紛紛吹捧曹悅強,他也如三國時代的龐統一般備受冷落,故在《大公報》工作之時以「鳳雛」為筆名撰寫棋稿,可謂用心良苦。 踏入六十年代,身體一向瘦弱的他大病後又未能好好調理,身體更加孱弱。因報館工作的繁忙,加上慈父曾展鴻辭世,種種心情不順導致夫妻意見不合最終離異。這些自然影響到他棋藝發揮,兩次比賽均為出道不久、聲名漸噪的伍天龍所敗,於是暫別棋壇靜養。六十年代中期,他又辭去報館工作,在九龍彌敦道開設展鴻棋院。教授象棋是一冷門行業,雖慕名來學有十餘眾,但租金昂貴,微薄的收入焉能維持生計,不過數月已用盡數年積蓄,惟有遷回城南道家中繼續經營。那裡是一破舊樓房,環境頗為惡劣,學生多裹足不前,只余「小貓」三兩。此時曾須身兼母職獨自撫養年稚的愛兒,經濟拮据其苦不足為外人道。 1969年曾益謙準備東山再起,闊別多年後的香港棋壇中流砥柱是伍天龍、黃福、林炯元、徐耀榮、黎惠東、黃冠中、張百專等人,圈內人士對曾並不看好,更何況年紀大了,料難與年輕一輩爭一日長短,豈料曾在眾人一致看淡下壓力頓減,一鼓作氣連克強敵,決賽與黃福交鋒四局不分勝負,抽籤決定冠軍誰屬,結果曾益謙獲幸運之神眷顧,再度登上冠軍寶座。同年與黃福代表香港赴台北參加第二屆東南亞象棋大賽,香港是上一屆盟主,此回衛冕,咸認為比上屆之黃冠中、張百專不遑多讓,甚至有人認為有過之而無不及。豈料兩人開賽未幾即因小事不和各自為戰,最後只取得季軍而回。 1970年曾益謙蟬聯全港個人冠軍,適值東南亞象棋大賽改稱亞洲象棋賽,第三屆在香港舉行。香港代表為曾益謙、吳惠光、黃冠中。決賽碰上實力強勁的台灣隊。此前台隊6戰6勝,港隊5勝1和僅居其後,此戰非勝不可。只見戰幔揭開,曾益謙與徐俊傑對壘,雙方穩紮穩打,纏鬥一番和氣收場。那邊賴光樞開局未幾,炮打底士躁進為黃冠中先下一城。次局已經展開,賴光樞抖擻精神,圍攻黃冠中占儘先手。而黃冠中沉著應戰,最後以單炮士象全弈和炮兵。與此同時曾次局一改棋風,弈來雄悍非常,雙方激烈對殺、扣人心弦,結果曾不負眾望勇挫強敵。香港再度取得冠軍,歡呼聲震撼修頓球場。 香港經歷1967暴動事件後,社會震盪歷時數年漸漸穩定下來,經濟開始復甦,香港政府於1972年舉辦香港節大型活動,國弈會亦不甘落後舉辦香港節象棋大賽,分團體及個人兩項,為期長達四個月。那時棋壇勁旅保濟丸象棋隊由鄭守賢牽線下,聘請曾益謙、李旭英二人取代已替保隊連奪兩屆團體冠軍的伍天龍、林炯元,兩人不負所托,取得第一屆香港節團體賽冠軍。金牌勁旅保濟丸象棋隊至此三度奪魁,領隊李亮能先生大為高興,要給隊員特別獎勵,結果一致贊同暢遊東南亞以棋會友,翌年12月遠征新馬泰,全勝而歸。 此時曾城南道家需拆建,得好友曾振邦律師協助,覓得旺角太子道一層樓宇。該處雖有數十年樓齡,但地方寬敞,加上交通便利,學員日漸增加,棋院亦於星期天開放,酌收茶資,除昔日美寧台一班業餘棋友劉發業、韓汝標、呂聯生、鄭守賢、梁守勉、雷雄才、黃樹楷等長輩外,亦成為棋人落腳地。學員增加、棋院聲勢壯大本是好事,誰知竟成曾的沉重包袱,他因怕演出不濟學員卻步,下起棋來戰戰兢兢應勝不勝,1972年及1976年個人賽分別被棋藝較他低的溫駒和王永棟淘汰。 1977年香港國弈會鑑於中國女子象棋蓬勃發展,開設女子象棋訓練班刻不容緩,邀請曾益謙為導師。早期學藝者的伍綺蓮、謝鳳影、鄭慧卿等皆有不俗表現,八十年代中期的羅燕清更為香港女子傑出代表,1988年獲亞洲象棋聯合會頒予的亞洲國際大師稱號。 全港個人賽於1978年改制,規定上屆前八名棋手可以以逸待勞,與初賽前8名棋手進行最後16強淘汰賽。曾因免除複賽之困累,加上他的得意弟子吳克樂連勝兩局淘汰名將黃冠中躋身八強,遂精神大振,連克諶龍、蔡自立進入決賽。愛徒吳克樂準決賽與趙汝權火拼,三局成和,第四局也是和棋一盤,奈何在殘局時一誤再誤致負,否則戰和抽籤如獲勝,將會留下師徒爭冠的棋壇佳話。結果決賽曾趙對壘,兩人棋逢敵手四局皆和,抽籤決定冠軍誰屬,幸運之神再降曾身上,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奪得個人冠軍。相距第一次稱王至今三十年,放眼香港棋壇,能有幾人?是年他與趙汝權出席亞洲象棋錦標賽,為香港取得第三次亞洲冠軍,趙、曾亦分獲個人冠亞軍,過去幾年頹風至此一掃而光。 保濟丸隊退出棋壇後,已罕有商業機構組隊參與活動。1980年香港效仿內地象棋團體賽,每隊四名棋手出賽,香港英資機構牛奶公司報名參賽,成員為曾益謙、陳傳堅、黃樹楷、麥昌幸、王顯剛,奪得香港棋壇有史以來惟一一次四人隊際賽,亦是曾益謙最後一次團體賽冠軍,彌足珍貴。展鴻棋院亦以此時最為興旺,常常與各地區棋隊進行友誼賽,左右先鋒吳克樂、陳傳堅兩位得意弟子,輔以王顯剛、雷鴻才、郭銓、黃樹楷等,戰績勝多負少。 八十年代香港棋壇有如百花齊放,群雄割據。其中有棋界名人陳允亨、馮如馨的金剛鑽象棋隊,擁有徐耀榮、趙汝權、張百專、陳志文、羅權多位好手,延續70年末盛勢,舉辦名人賽、邀請外隊訪港、到內地訪問聲勢隆隆。而聚集在長沙灣的棋友楊國章、陳德、翁德強、朱俊奇、盧標等實力也難輕視。以鄭仕俊的金銀島遊戲機中心為基地的業餘棋友周自達、陳靈輝、梁啟泉、鄭守賢、楊國章、朱學文、黃樹楷等亦成一股新勢力。港島維多利亞由鄧福基掌舵,黎惠東、莫沃培,林輝、黃敬慈、鄭百良、譚小文等坐鎮,加上荃灣,元朗兩地棋友,各地搦戰之風此起彼落,造就香港棋壇一時輝煌。此時展鴻棋院因太子道拆建遷址淘大花園,那兒地方狹小,只能客納三二對棋,加上吳克樂赴美修讀博士課程,陳傳堅、雷鴻才、王顯剛因工作關係淡出棋壇,人才頓覺凋零。 1985年曾於九龍荔枝角道覓得近千尺樓房再度遷居,棋友紛紛重聚。「大帥」張百專策劃棋院喬遷誌慶,舉辦「棋星杯」團體邀請賽,雲集全港過半好手,計有港島隊領隊王健全,顧問曾振邦,隊長曾益謙,隊員黃福、莫沃培、陳靈輝、林輝,南九龍隊領隊陳文興、張繼善、徐德興,顧問黃強,隊員鄭百良、黎惠東、陳鎮賢、許繼承、李偉康,北九龍隊領隊鄭仕俊,顧問鄭守賢、盧標,隊員梁達民、楊國章、翁德強、梁啟泉,新界隊領隊周自達,秘書林沾鴻。總務麥樹輝,隊員盧鴻駒、李鏡華、李廣流、黃樹楷、馮達華。比賽中午在棋院進行,五時後移師酒樓繼續比賽,精彩棋戰自然吸引不少棋迷到場觀戰,北九龍隊勇奪棋星杯,賽後筵開十數席,杯酒言歡,盡興而返。眼見棋院業務重新興旺,心情自然開朗,重拾信心,稍後與李旭英代表香港新誼隊前往台灣參加中正杯象棋國際賽,云云十數國際勁旅,港隊脫穎而出捧杯,曾也於1988年獲亞洲象棋聯合會頒予亞洲國際大師頭銜。 好景不長,幾年後棋院為大業主收回改建酒店,曾千辛萬苦籌錢於元朗自置居所,路途遙遠,弟子棋友紛紛卻步,而元朗區棋友亦因自有會址,少人問津,展鴻棋院至此名存實亡。 1996年曾最後一次參加全港個人賽,這次冠軍雖為黃志強,但他與黃這次比賽均未敗一局,只因比黃少勝一局屈居亞軍。不過關鍵是他與黃對弈的一盤棋,曾本有可勝之機,卻在不經意中錯過,使最後一次比賽未能畫出完美句號。但回頭一想年逾花甲尚能傲視同儕,夫復何求。 曾幼時因其父營商境況較佳,少年時就讀香港名校喇沙書院,故此亦略懂英語,戰亂停學,但仍自學不懈,尤好中國史學,家中藏書甚豐,閒時每喜挑燈夜讀至凌晨兩三點不言倦。特別喜愛愛國詩人屈原作品,不知是否與他常自嘆懷才不遇有關,常喜與友好閒談誇耀隨時隨地可念誦屈原所作的中國歷史最長的一首古詩《離騷》。曾五六十年代分別在《大公報》、《新晚報》、《真報》、《香港商報》撰寫棋稿,其行文典雅、見解精僻,棋友受益匪淺,其著作《象藝選粹》一書,六十年代差不多人手一書,被視為瑰寶。曾有哲嗣慶慈也愛躍馬橫車,並獲校際比賽冠軍,後因以學業為重,未在棋壇露面。慶慈香港大學畢業後致力於教育工作培育英才,現為香港某著名中學校長,事親至孝,曾老來弄孫為樂,備感安慰。 曾益謙終生熱愛象棋,一刻不懈。但幾十年棋枰爭戰,患有較重的頸骨骨刺,不能久坐,行動亦有影響,雖仍報名參加往後團體賽,亦只偶爾小試牛刀。一生鍾情象棋藝術的他,怎能百無聊賴投閒至散?幸好網上象棋開始流行,曾如獲至寶夜以繼日樂於網上弈棋,每逢網絡賽事,多有參與。 2002年1月,曾因感身體不適往診就醫,竟然發覺病患末期肺癌便入院診治,臥院期間仍甚樂觀,認為仍可生活八九年,出院後依然以棋作樂。可4月9日病情突變,搶救無效病逝,棋壇人士無不陷入悲痛之中,為失去這樣一位老師痛惜不已。縱觀老師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他為香江棋壇所作出的巨大貢獻永遠為棋界敬仰,香港名流區永超曾書寫這樣一幅輓聯,也許就是他一生最真實的寫照: 鳳雛享譽弈林樹木樹人儀形萬古,騎士揚名香江立功立德讚頌千秋

王天一傳奇:第七章 滅頂之災

第七章 滅頂之災 2012年9月,王天一受指派以王天弈為名參加了當年的農運會,當然也有其他的大師參加。 這個賽事本來也沒有多少人關注,歷來也都是相似的情形。 可是! 可是! 當年的個人賽王天一奪冠了! 一眾高手難當王天一之鋒! 於是謠言再起,除了王天一軟體作弊謠言之外,農運會事件又被放大了! 道德上的無限放大,無限譴責,真好像天塌了! 好像必須除之而後快! 碧桂園拒絕邀請比賽,孫特大微博影射,甚至於一些人只要是抹黑天一,就能得到支援。 王天一的支援者都收到了重大的壓力,一些粉絲群解體。 這時的象棋大佬沒有一個出來給天一正名,作為一個無門無派的少年高手,面臨著各個宗派的剷除。 那些個日日夜夜沒有強大的心理是承受不住的。 一個象棋新星就要墜落了嗎? 許仙! 許仙第一個站出來了! “天一實至名歸!” 一句話震耳欲聾,終於有一個重量級人物公開支援天一。 緊接著趙鑫鑫邀請天一到其學校指導,兩個青年才俊惺惺相惜,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即便這樣,質疑聲依舊不斷,沒有人相信這樣一個無門無派的少年高手能夠天下無敵。 謠言就像病毒變種了一樣,再以其他的形式發出。 可是,王天一已經活過來了! 在那煎熬的日日夜夜,他挺住了,挺住就是一座山峰,就能一柱擎天。 天一將繼續用成績說話! 有詩讚曰: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一掃陰霾惡鬼去,開闢洪荒新三才。 那麼,以後的天一又會遇到怎樣的考驗呢? 請聽下文分解。

伴隨2022年象甲啟動,許銀川再次成為風口浪尖上的焦點

基於疫情反复無常,許多重大象棋賽事都已經從延期步入了暫停狀態。然而近日棋友圈裡的討論聲似乎也開始活躍了不少,這大概就是棋友們已經對2022年象甲聯賽有所耳聞。的確!據2022年中國象棋協會相關通告所示,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將正式啟動。為了保證預選賽和常規賽能夠順利展開,棋手們將積極配合做好相應的年度註冊。眾所皆知,從全國象棋個人賽、鵬城盃象棋排位賽及楚河漢界世界棋王賽的延誤至今,整個棋壇只是小打小鬧,沒有波瀾的棋場,棋友們早就已經不太習慣。 而今象甲聯賽已經有了新跡象,棋場上的硝煙又將再度瀰漫。難怪棋友圈裡的討論也夾雜著幾分歡呼雀躍。可喜訊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值得大家關注的問題!那就是許銀川在直播間透露,今年可能將不再代表廣東隊出戰象甲聯賽。這句話的背後至少隱藏著兩個信息,一是廣東隊將面臨崩潰瓦解的局面;二是許銀川又將何去何從?就當下廣東隊來說,從最初程宇東的離開,到鄭惟桐期滿回歸四川隊。表面上來看,那時的廣東隊還有許國義和嶺南雙雄在支撐。可棋手年齡就是廣東隊的一大短板。 而今,廣東隊非但沒有招賢納士,就連戰力甚佳的許仙也要離開。也許我們都無法體會許銀川爆出這則消息時的心情。但是我們可能會對昔日“八冠王者”感到無比惋惜!現在的廣東隊老的老、走的走,筆者估計,山河日下的廣東隊可能已經無力征戰今年象甲。那麼許銀川會效力於哪支象甲聯隊呢?當然,有棋友認為,許銀川可能就此徹底退出棋壇;也有棋友認為許銀川將會奔赴杭州隊麾下。筆者覺得,眼下許銀川在象甲市場上仍然十分搶手,許銀川就此止步象甲的可能性不太大。 至於許銀川轉會到杭州隊,在筆者看來,這個可能性基本為零。記得之前筆者也曾在相關文章裡討論過,為何汪洋不可能效力於杭州隊?這裡也著重強調一點,那就是許銀川和汪洋都是等級分前十名的棋手,杭州隊已經擁有王天一和申鵬。所以許仙也就是沒有機會和王天一形成雙劍合璧!當然,如果站在許銀川自身立場來看,除去他內心裡對象棋的那份珍愛,許仙靠抖音直播確實混得風生水起。如果許仙著實要放棄象甲,把精力完全投入到直播事業,這也是人之常情。我們大可不必對他搞什麼道德綁架! 還是那句話,學會尊重每一位象棋大師做出的選擇。大家無論幹什麼工作,只要不違法亂紀,那一樣是在社會上安身立命所需。筆者由衷希望大家少一些抱怨。在許銀川未來的道路上,無論他作何選擇,我們都能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大家都且行且珍惜!不知棋友對此有何不同的看法? (來源:悟一象棋)

2021象甲「和棋黑勝」:象棋司令胡榮華14年前力推

2021騰訊棋牌天天象棋全國象棋甲級聯賽終於向和棋開戰:每台比賽進行最少一盤、最多三盤的較量,直至分出勝負為止:第一盤局時20分,每步加5秒;若弈和則換先進行超快棋,局時5分,每步加3秒。再度弈和則抽籤先後手進行附加賽,紅方局時6分,黑方局時4分,雙方每步加3秒,和棋黑勝。這已經很像2007年胡榮華在象甲聯賽中提出實行的「和棋黑勝,貼時競叫」規則。14年輪迴,象棋終於還是向和棋開戰了。 14年的象甲聯賽實行「和棋黑勝,貼時競叫」由胡司令提出實施,先手執紅棋用時80分鐘,後手執黑棋用時40分鐘,如果雙方下和,那麼就判黑棋勝得2分,紅棋得0分;「貼時競叫」,則是把先手選擇的權利拿出來「競拍」,優先選擇的一方如選擇黑棋,對方不願接受可「競叫」爭奪一次,競爭的條件是比先選擇方選擇的基本用時少5分鐘(每少5分鐘為一個競叫單位),經過一輪競叫後,雙方的先後手和用時才最後確定下來。 此次改革,沿用「貼時」,取消「竟叫」,但宗旨沒變,即執先方多時,但必須贏,否則和棋當輸。當年胡司令為什麼要提出改革,核心原因在於,不少棋手為了和棋而和棋,在比賽中消極求和,以致「默契和棋」、「戰略和棋」,不僅影響了象棋的觀賞性,還對象棋的形象產生負能量。2003-2006年四屆象甲聯賽,有近三分之一的棋譜都是屬於心照不宣的「定式和譜」,扼殺競技性和精彩性。 2015年王天一代表廣西隊參加象甲,賽場常常看到的驚人一幕是:除他之外的三名棋手20分鐘內速速和棋,留下王天一爭勝。此戰術屢試不爽,王天一以他強大的統治力,憑藉個人優勢率領全隊奪冠。但也不能不說,這種戰術和棋過多,讓聯賽賽制頗受詬病。 但胡司令新規僅實施一年即束之高閣,反對者聲音過大。他們認為,和棋是其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按照象棋的對弈規律,一盤完美比賽應以和棋告終,如果人為地取消和棋,完全違背象棋競技特性。此外,如果定規則就像猜拳,誰猜到後手基本贏定;在時間催迫下,棋手無暇細想、錯漏百出,對局質量無從保證。 無論多麼高貴的競技,最終還是得尊重市場。2020年象甲聯賽,上海金外灘隊22輪中有9輪是以4局和棋告終。常規賽88局,上海隊和了59局,與廣東隊並列第一。常規賽有三位棋手保持不敗,上海隊中的孫勇征、謝靖各和了16局棋,和棋機率達到73%。 試問一下,看到這樣的結果,還有誰有心情說「和棋是象棋的完美境界嗎?」既是勝負競技,分不出勝負,嚴格而言就不能稱之為競技。 來源:體壇加客戶端 作者:謝銳